今天是:
信息检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电子邮件
临沂银雀山汉墓竹简发现纪略
 2008-4-24   来源:
作者:山东省博物馆 于秋伟

 

    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位于山东临沂城东南银雀山上,陈列厅中最重要的文物就是当年曾轰动全国的汉墓竹简。
    和大多数考古发掘一样,银雀山汉墓也是缘于一个偶然的发现,1972年4月10日,临沂地区卫生局准备在银雀山建一座办公大楼,人们在清理地基时意外地发现了古墓。古墓发现以后,情况上报到山东省博物馆,经过主管部门的审批,山东省博物馆和临沂文物组组成联合考古发掘队,进驻银雀山。
    在银雀山汉墓发掘之初,吴九龙就被山东省博物馆派到临沂主持古墓的发掘工作。当时只有39岁的吴九龙万万没有想到,近一个多月短暂的银雀山汉墓考古将会影响他的一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之路……
    银雀山汉墓所在的临沂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因东临沂河而得名。根据《汉书·地理志》,西汉时临沂属于东海郡,东汉章帝时,琅玡王都城由莒迁至开阳(今临沂),遂为琅玡国治。这里不仅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读史方舆纪要》:“沂州南连淮泗,北走青齐,自古南服有事,必由此以争中国。”乃为兵家必争之地,汉代的琅玡国也是生产力发展、经济发达之地,这里地处南北交通要冲,距离西汉开国皇帝刘邦的故里徐州不远,又兼有鱼盐、冶铁、纺织之利,是汉代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许多士族大户萌芽发展在这里,后来把持晋朝朝政的王氏家族就来自琅玡,也是著名的“书圣”王羲之故里,城中至今尚遗留王羲之的故居和洗砚池,记录着这座城市的悠久历史和辉煌的过去。
    临沂市东南有两座东西对峙的小山岗,海拔都不高,但在地势平坦的临沂城内仍然显得巍峨高大。两岗相距不过百米,岗上遍布红色岩石,曾名赤石山,后来因为岗上萌发出一种乔木,每逢春夏之交,花儿满山岗,其形若云雀,东岗花为黄色,西岗花为白色,因此东岗得名金雀山,西岗得名银雀山。由于两岗地势高敞,成为汉代营葬的首选之地。1964年首先在金雀山上发现汉墓,到1986年在金雀山上先后清理汉墓近70座。1972年在银雀山上发现汉墓还是首次,共发现木椁墓两座,编号为1、2号墓。后来银雀山又陆续清理汉墓近20座,证实金、银雀山是两处埋藏集中、保存完好的汉墓群。两山上的汉墓分为石室和土坑两种,皆为长方形竖穴墓,多为一棺一椁,一侧有边箱,有的还有头箱和脚箱,边箱主要用来盛放随葬的器物。汉墓中发现的随葬品以漆木器为主,还有铜器、铁器、陶器、陶俑和铜钱等,金雀山9号汉墓发现了一幅保存完好的帛画,银雀山一、二号汉墓中还出土竹简7500余枚。随葬品尤其是帛画和竹简在北方地区非常少见,这与北方地下水位低、气候干燥有关。临沂银雀山汉墓因山凿石为圹,密闭条件较好,加上墓葬中使用了南方地区常见的青膏泥,隔断了墓室与外界的联系,而且墓室中还有积水,这些条件奇迹般的具备了帛画和竹简保存的条件,使这些珍贵的古代文物经历了2000多年重新流传于世。

银雀山一号汉墓
 
    银雀山一号汉墓南北长3.14、东西宽2.26米;二号墓南北长2.91、东西宽1.96米,均为直接在岩石上开凿而成,深度在3米左右。从墓葬的规模看,这些墓葬是汉代的一处家族墓地,家族在社会上具有一定的地位,但是不是显族。墓坑开凿后,在坑底建筑木椁室,先在墓底铺以底板,然后用木材以榫卯结构垒筑椁室,高1米左右,然后椁上有盖板,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地下生活空间。墓坑和木椁之间填充以灰白色的膏泥,椁内中间放置隔板,一侧放置木棺,一侧形成边箱,放置随葬器物。二号墓椁内隔板上还有两扇可以开启的小门,仿佛墓主人在另一个世界里还要继续使用、享受随葬的器物和美食。木棺保存完好,外髹黑漆,内髹朱漆,各有尸骨一具,已经腐朽,头南向。棺内随葬器物很少,多放置在边箱内。

银雀山二号汉墓
 
    墓葬情况比较简单,只是出土的漆器在山东地区比较少见,更多的引起了人们的兴趣,清理过程中,在边箱的东北角发现一件被陶器挤压变形的木几、一件漆耳杯、还有一些粘在一起的竹片,无法分开起取,只好整个端出墓坑,然后分离,在竹片起取过程中,一些被折断了,最初人们以为竹片和边箱南端盛放栗子、核桃的竹笥碎片是同样的东西,将其随意放在了坑边,在现场围拢看热闹的临沂九中教师徐汝管出于好奇,将一些竹片拿到水里冲刷,竹片上的字迹赫然在目!当年的考古学者,今天已经是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的吴九龙回忆说:“这个(指墓)泥非常的粘,我们这个地方,工作的地方下脚的地方很窄,都不够一个脚宽,我穿着胶靴,要想往前挪一步,都必须抓住鞋,把它提起来,脚才能提的起来,当时很多的人来围观,秩序也很不好维持,他们有的人就说发现了什么宝贝,有的人就说发现了什么金马驹子,所以他们都非常的感兴趣。当年古墓的发现让这座小城沸腾了,慕名而来的人们都铮大了眼睛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地上散落的已经腐朽的竹片。也许吴九龙注定要和银雀山汉墓有一段缘分,他无意中拣起了一块竹片,用水一冲发现上面有字,当时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了,就觉得好像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样,这不就是简册吗?这堆形如乱草的竹简让考古专家兴奋异常,他们发现,这堆乱草竟然全部都是竹简残片,残片长短不一,混合在污泥中,如不仔细辨别,很难认出。当拿起这个东西来在水里头漂一漂的时候,发现上面有字,有齐桓公、齐威王、晏子,考古学家感到非常的震惊。接下来的发现更是让在场的人神情大振,吴九龙拿起一枚竹简,只见上面写着:“齐威王曰我强敌弱,我众敌寡,用之奈何?孙子再拜曰……”,这文字和孙子有关,难道是《孙子兵法》吗?从古到今,中国历史上有记载的兵书就有4000多部,而产生于2500年前的《孙子兵法》被世界公认为是最出色的一部。它的作者是春秋晚期一个叫孙武的将军,由于中国古代官方的历史文献中没有为孙武的生平留下详细的记载,所以到底谁是这部兵书的确切作者,学者们争吵了一千多年。如果出土的这批竹简真的是《孙子兵法》那将具有不可估量的重大学术价值。当天夜里,吴九龙的同事蒋英炬带着那枚记载被认为是《孙子兵法》的竹简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向国家文物局汇报。在北京国家文物局里,竹简上的文字让专家们大吃一惊,如果出土的竹简记载的真的是《孙子兵法》,那么竹简的意义无法估量,银雀山汉墓出土的竹简让人们首次看到了2000多年前《孙子兵法》一书的原貌,孙子借助自然界给他的所有印象来观察战争的变化,并把那种原始的血腥搏杀变成了一种智慧的较量,从此奠定了中国东方文化中以智谋为代表的兵学文化。《孙子兵法》的发现已经震惊全国,一号汉墓共发现完整简、残简4942枚,后来的整理证实,其中还有《孙膑兵法》等已经失传的珍贵典籍,简直就是一座秘藏古代兵书的宝库!
    在清理二号墓时,因为有了一号墓的经验,大家工作起来都小心翼翼,满怀希望的等待竹简的出现,结果又在二号墓发现竹简32枚。二号墓竹简比一号墓竹简长,约60多厘米,由于竹简里的有机质全都腐朽了,外表看起来像一个竹片,但竹片里填充的都是水,很容易折断,最后想了个办法,使用托板,把竹简完整的起取,然后进入室内再仔细整理,因此银雀山二号墓出土的竹简基本上是完整的。
    银雀山汉墓清理结束后,由于出土的竹简意义重大,临沂和济南都不具备整理竹简的条件,所以吴九龙和杨正旗乘火车将全部竹简迅速送到了北京。
    1972年10月,北京成立了“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来自全国的专家学者对竹简上早已湮没的信息开始了大规模的破译、诠释与研究工作。吴九龙也留在北京协助工作,从此离开了山东。
    由于竹简非常脆弱,如何保护它就成了一个首要的问题。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现在经常使用的脱水技术尚没有成熟,竹简最初送到山东省博物馆时,曾经留下了一部分作脱水试验,遗憾的是试验失败,竹简全部损坏,为了应付这种复杂的情况,最后采用了蒸馏水的方法,就是将竹简用玻璃片在下边托住它,然后借着水的润滑作用,把它固定在玻璃条上,再装到玻璃管里,然后将玻璃管里灌上蒸馏水,再用橡皮塞塞紧用蜡密封,从而隔绝空气,同时保持水分,暂时解决了保护的问题。
    整理竹简的工作进行了两年,竹简中的奥秘玄机被层层揭开。1974年6月17日,中国新华通讯社向世界播发了长篇通讯稿,对银雀山汉墓的发现、发掘及竹简的研究成果作了详尽的报道。随着消息的发布,人们惊奇地发现在银雀山汉墓出土竹简中,有相当一部分古籍不仅对现代人是久已失传的佚书,即使是两汉时期的司马迁、刘向、班固等史学家们也都无缘一见,这些古籍包括《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晏子》、《守法守令十三篇》、《论政论兵之类》、《阴阳时令占侯之类》、《元光元年历谱》等,不啻为古代兵书秘籍的宝库!
    在北京参加完银雀山竹简整理工作的吴九龙,由山东省博物馆正式调入国家文物局文献研究室工作。护送到北京的竹简,整理工作完成后,由周恩来总理亲自批示,专门调拨一列客运列车车厢将竹简送回了山东,现珍藏在山东省博物馆。

孙子兵法竹简

    失传1700多年的《孙膑兵法》和《孙子兵法》同时在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最终解开了历史上存在的孙子和孙膑是否一人、其兵书是一部还是两部的千古之谜。司马迁在《史记》里载孙武是春秋时人,孙膑是战国时人。孙武有兵书13篇,即现存的《孙子兵法》,孙膑也有兵法传世。《汉书·艺文志》尚记载有《吴孙子》82篇,图9卷,《齐孙子》89篇,图4卷。但是1700年前,《孙膑兵法》突然失传,《隋书·经籍志》以后再也未见《齐孙子》的记载,致使后人多怀疑孙膑其人及其兵法的存在,或认为孙武与孙膑本为一人,银雀山竹简的出土,使失传1700余年的《齐孙子》(即《孙膑兵法》)得以重见天日,关于两部兵书的猜疑和争论自然烟消云散。另外,由于《孙膑兵法》的失传,致使许多学者对兵法中记载的那场著名的马陵战役究竟发生在何地,究竟有没有马陵之战,一直争论不休。在距离银雀山几十公里的郯城,清代的《沂州志》上说“齐伐魏,孙子胜庞涓于此”这个说法历来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孙膑兵法》的出土,透露了马陵之战的新信息,在出土的银雀山汉墓竹简《孙膑兵法》中,孙膑列举了不少著名的战例,特别是他亲自指挥并赖以成名的马陵之战。这是孙膑指挥齐国军队以少胜多,一举歼灭庞涓所率魏国十万大军的著名战役。其“减灶诱敌”的战术一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古马陵战场就位于今天的鲁南郯城县之马陵山。相传马陵山上有庞涓墓。
    二号墓出土的《汉武帝元光元年历谱》是迄今为止我国发现最早、最完整的古代历谱,银雀山汉墓也因此被列为新中国三十年之十大考古发现之一。
    银雀山一号汉墓的墓主姓“司马”。“司马”亦是当时一级军官的称谓。按当时以官为姓的风尚,墓主本人为军官甚至多世从军的可能性大,因此随葬大量的兵书及军事有关的占卜书籍。
    银雀山汉墓的发现在当时引起了轰动,甚至惊动了毛泽东主席。毛主席一生酷爱兵法,当听说临沂银雀山发现了《孙子兵法》时,非常感兴趣,希望能够看到原书,可见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影响之大。
    发掘银雀山汉墓时因为墓葬规模不大,形制普通,而且受到当时经济条件的制约,所以墓葬发掘结束后进行了回填,后来随着群众参观现场的呼声越来越高,而且临沂具备了建设博物馆的条件,1981年,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开始筹建,1989年10月落成开馆,馆中陈列大量银雀山汉墓出土的随葬品,尤其是一、二号墓的复原陈列,仿佛让人重温了30年前激动人心的一幕幕场景和竹简发现的曲折历程,当你有机会来到这鲁南重镇,在拜访了王羲之故居,品尝了特色名吃之后,不要忘了到银雀山汉墓竹简博物馆来,做一次难忘的溯古之旅,充分了解吴、齐孙子兵法的神秘与奥妙!
 
主办单位:山东省文物局     技术支持:齐鲁八达   鲁ICP备08110365号
地址:济南市经十一路12号    邮编:250014    电话:0531-68609890    传真:0531-82611500
版权所有 山东省文物局 www.sdwenbo.com All right Reserved 2008.